中文
2017年09月23日 星期六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观察者说 交通与思想

杨雷:“一带一路”凸显新型国际关系理念

2015年3月28日,中国政府首次对外公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为中国与世界的共同发展提出了建设性倡议和全面规划。这一愿景是中国所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体系的重要内容和实现步骤,它追求在国家间建立更为广泛的合作共赢关系,并与当前国际关系中仍然盛行的丛林法则形成鲜明对照。【详细】

【中亚研究】郝新鸿 柯文:“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铁路政治 对中吉乌铁路的技术社会学分析

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一体化铁路运输网的建设是区域经济合作发展的重要物质保证。在传统的技术观中,铁路作为技术人造物可按其自身的逻辑标准在不同语境中复制与扩散。【详细】

高柏:2016年—全球化逆转的开始?

8月20日,2016 IPP国际会议在广州举行。此次论坛由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主办,主题为“当代世界的秩序与治理”,凤凰国际智库作为独家媒体智库全程支持。杜克大学社会学系、亚太研究中心高柏教授表示,全球化一方面释放了市场力量,另一方面却在发达国家导致了失业问题严重和收入差距加大,在政治方面也间接造成了难民危机。【详细】

高柏:2016,后全球化时代的开始?

年前,2008年的1月,美国次贷危机已经爆发,全球金融危机即将到来。我曾撰文预测这个世界即将迎来一个后全球化的时代。什么是后全球化时代?全球化一般是指商品、资本、技术和劳动力的跨国界自由流动。全球化时代意味着无论是国际经济秩序还是各国政府的政策范式都积极促进这些流动。反过来说,后全球化时代则意味着以促进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国际经济秩序和各国政府的政策范式向限制这些流动的方向转变。【详细】

高柏、玛雅:中国高铁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大智慧

“一带一路”作为特殊国际形势下中国领导人精心打造的战略重器,高铁作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利用自身体制优势创造的一个最成功战略产业,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以及应对国际国内重大挑战有着怎样的深远影响?对于中国在21世纪建立反映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又有怎样的战略意义?【详细】

徐飞:中国高铁走出去应有国家级指挥部

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教授。他认为,中国高铁走出去适逢千载难逢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并将为中国带来一个以“路权”支撑“陆权”的新陆权时代,助力中国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道路。【详细】

翟婉明:中国高铁亟待建立运营维护标准体系

“高铁速度并非越快越好,需要综合考量行车安全性、乘车舒适度、运营经济性和环境可持续性等诸多因素。”近日,在中科院学部“轨道交通工程”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上,论坛执行主席、中科院院士翟婉明表示,要管理我国目前大规模的高铁运营线路,最重要的是建立科学合理的高速铁路运营维护标准体系。【详细】

王顺洪:中国高速铁路发展及其经济影响分析

高速铁路是高新技术的系统集成, 其建设和运营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我国高速铁路建设始终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实现了科学的、又快又好的发展, 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高速铁路建设与发展对我国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纽带与动脉作用, 高速铁路运输的低碳、节能功能明显, 已经成为我国现代化交通体系的主干。同时, 高速铁路发展还将促进同城效应的出现, 产生政治、经济、文化等发展的新的增长点, 有利于推动【详细】
1
Copyright @2015 西南交通大学中国高铁发展战略研究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26985号